天价字画案鉴定乱象:17万元字画变8736万

11月25日,适逢周末,虽然下着雨,天气比往日冷了许多,但位于河南省郑州市大学路与淮河路交叉口的郑州古玩城依然热闹非凡。

  “这里是国内最大的古玩字画市场之一,每天都有不少古玩字画爱好者前来淘宝。赝品、真迹都有。”一位在三楼经营字画美术品的商户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当记者问及如何鉴定字画真假时,这位商户沉吟片刻说:“当然要找专家鉴定了。至于专家,也不好说,专家也有‘走眼’的时候,有的专家品行很差,有的还和收藏者闹得挺僵。”

  郑州市民朱云兄弟二人就与鉴定专家刘岩打起了官司。

  朱云兄弟二人在诉状中说,他们拿着家传的题款为“乾隆御笔画松并题”的《嵩阳汉柏图》,去河南卫视《华豫之门》参与鉴宝活动时,遇到了专家刘岩,在刘岩的指点下,他把画以17万元的价格卖出,后来发现该画被拍卖行拍卖到8736万元。

  2011年9月,朱云兄弟二人将刘岩及买家程功诉至郑州中院,请求法院撤销买卖合同,判令二被告向其赔偿损失8719万元。之后,朱云兄弟二人认为刘岩及程功涉嫌诈骗,又请求法院将案件移送至郑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但刘岩、程功对此并不认可,辩称是正常交易。

  面对这场“天价字画案”引发的官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物鉴定界人士认为,随着文物收藏之风日盛,困扰收藏者的普遍难题是真伪的辨别和价值的判断,到底是真是假,还得由鉴定专家说了算,但鉴定行业的乱象丛生,使得收藏者对鉴定专家产生了信任危机,对此,应从法律层面上予以治理。

  17万的画转手即拍到8736万

  朱云兄弟二人在诉状中称,2009年9月,他们拿着家传的乾隆御笔画《嵩阳汉柏图》前去河南卫视《华豫之门》参与鉴宝,鉴定师刘岩看到画后不给鉴定,并说:“晚上到我住的宾馆来,我给你们讲讲这画。”晚上,刘岩称,这幅画虽有乾隆的章,但题字不是乾隆的真迹,又无著录,市场上这类画很多,也就值3万元左右。刘岩又称,他能找人买这幅画,并说见到买家后可以多要三五万元。

  在刘岩的“劝说”下,朱云兄弟也就同意卖画。同年10月21日,在郑州市花园路的如家快捷酒店,原告与被告程功签订了一份买卖合同,并约定被告以17万元购买原告的画,双方如发生纠纷,由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

  合同签订后,程功向原告支付了17万元,程功出具了购画凭证。2011年6月22日,原告购买了《咀英澄华——清代宫廷典藏中国古代书画》一书,看后方知“乾隆御笔画松并题”是乾隆的亲笔题字而且盖有“石渠宝笈所藏”印章,并非刘岩所称的“题字不是乾隆的真迹,市场上这类画很多”,“石渠宝笈所藏是个闲章,其没有价值”。原告上网得知《乾隆御笔画松并题》被拍卖到8736万元,大感后悔。

  原告认为,《乾隆御笔画松并题》的价值远不止17万元,而是价值为8736万元。被告以欺骗方式的购画,导致原告产生重大误解,最终交易显失公平。

  法院在审理中,朱云兄弟二人请求将案件移送至郑州市公安局立案侦查,以诈骗罪追究刘岩、程功的刑事责任。

  “刘岩评画的工作地点在当时的海选现场,每天要接待1000多人,每人两分钟,工作很忙,根本没有时间在自己所住的宾馆里讲画,也不会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前来鉴宝的人,他如果不将电话信息告诉我们,怎么会知道他所住的宾馆。”朱云认为,刘岩让他们晚上到其住的宾馆讲画,已存在诈骗的故意。

  朱云还认为,刘岩是一个鉴宝专家,应该知道带有“石渠宝笈所藏”印章的字画价值不菲,但是当他问起这幅画上的“石渠宝笈所藏”是什么章时,刘却说:“是收藏人的闲章,没什么意义。”之后,刘还热情地为其介绍参加鉴宝活动的买主程功。

  “我们花100元钱,去鉴宝的目的是鉴别画的真伪及价值,而不是卖画,如果想卖画,就会去古玩城或拍卖公司等交易场所。由于被诱惑,我们放弃了参加鉴宝,误认为刘岩提供了一个能将画‘卖高价’的机会,最终在被骗的情况下对画作出错误的处分。”朱云对记者说,此画于2010年12月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8736万元拍卖成交。

  当事人称专家涉嫌诈骗

  朱云所称的画真实价值几何?鉴定专家刘岩又是何人?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刘岩无果,但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刘岩称他原籍北京,现已移居香港,鉴定影响力是靠业内口碑树立起来的,算得上资深业内人士。

  相关资料显示,刘岩近年来曾担任多家电视媒体寻宝鉴宝栏目的书画鉴赏专家。

  作为鉴定专家,参与整个买画过程的刘岩说,当时成交价是双方都认可的,“他们交易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刘岩还说,双方交易时,自己并没有说是真迹,也没有说是假的,“不能轻易下结论”。

  至于涉案的画为何在知名拍卖会上拍出天价,刘岩解释说,“这实际上是买家自己花钱炒作了一下,就是自己卖给自己。”

  2012年4月12日下午,郑州市中院法官就起诉书上“晚上到我宾馆来,我给你们讲讲画”对刘岩进行询问。

  刘岩回答说:“因为当时活动人多,有1000多人,3000来件东西,每件物品的活动鉴定不能超过1分钟,我的意思是回头再细说,我就应付了一句。因为时间关系,我不能讲太多,有很多人在排队。有天晚上,他果真去宾馆找我了。因为我们住的宾馆是公开的,我们住的宾馆附近,就住了很多鉴宝的人,以方便请教。当时我没说过起诉书上的话。”

  程功在接受法官询问时则表示,他以17万元买到《嵩阳汉柏图》后不久,就把这幅画与其他几幅画打包卖了近100万元。

  朱云兄弟二人认为,刘岩的行为使他们错误认为家传的画只是一幅“老画”,同时又利用他们对鉴宝专家的信任和对字画知识的欠缺,一方面告之画的真伪难辨,且送了一本《书画精品》,利用书中一幅乾隆的没有盖“石渠宝笈所藏”印章、没有“著录”过的画,称这幅画比《嵩阳汉柏图》还大,才值5至8万元,另一方面,又虚构“石渠宝笈所藏”是收藏人加盖的闲章,并没有收藏价值,且以该画没有“著录”(著录指的是“石渠宝笈所藏”)为由隐瞒画的实际价值,使他们对画的实际价值产生了错误认识。

  经过依法询问及开庭审理后,郑州市中院认为案情复杂,并结合朱云兄弟二人的申请,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决定将案件移交郑州市公安局处理。

  11月22日,记者从郑州中院得到证实,案件已正式移交郑州市公安局处理。

  11月24日,郑州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公安机关接到案卷后,将依法审查后进行处理。


上一篇
在线客服
 
 
帐号密码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